中科文化傳媒相關平臺  

赫爾曼談中國制造2025

發布時間:2018-04-10

“很多人對工業4.0的理解有誤,以為它就像把產品從貨架上拿下來那么簡單,實際上遠遠不是這樣?!笨吹絿鴥韧袑σ恍┬屡d概念的炙熱或躑躅,西門子大中華區首席執行官、西門子(中國)有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赫爾曼在接受記者采訪時直言,工業4.0是一個長期的過程,也是一個完整的系統。它不僅要求把軟件運用在產品上,更要對整個組織模式和生態系統進行變革。

他表示,“中國制造2025”既要實現機器之間的對話,也要保障網絡和數據的安全,還要涵蓋產品、設計、服務等各個方面,打造一個完整的價值鏈。

赫爾曼于20年前被任命為西門子(中國)有限公司企業戰略總監兼中國工作組負責人,他對中國市場的了解也由此逐步加深。

事實上,中國制造業企業的水平目前參差不齊,有的企業還需要補上從2.0到3.0,即從電氣化到自動化這一課。在研發投入和技術水平,以及產品質量和品牌形象方面,中國企業均與世界先進水平存在較大差距,發展基礎相對薄弱?!叭藗兊钠诖捣浅8?,但在現實當中不能一下子實現”,在赫爾曼看來,推進工業4.0“最大的困難是耐心問題”。

西門子(中國)有限公司總裁兼首席執行官赫爾曼

記者問:西門子一直在倡導電氣化、自動化和數字化。在中國制造走向2025的時候,這三個要素在其中能夠扮演什么樣的角色?

赫爾曼答:現在很多人都在說工業4.0,這個概念涵蓋的內容很廣。我們是要全面的變革整個制造行業,去變革整個價值鏈,這個價值鏈的內涵遠超制造業這一塊。大家都知道,如果制造行業要建立數字化企業,符合邏輯的基本要素是首先要實現機器之間的對話,而且這種對話必須是一種安全的對話,網絡的安全、客戶的數據、企業和工廠里面的數據都要有保障,這類安全保障還是要靠軟件基礎。所以我們需要建成一個生態系統,這是我們未來的數字化企業的基礎?! ?/span>

同時,用電就離不開電氣化,再加上我們的軟件套件就可以使網絡空間連接起來。就像有朋友提到的一樣,大家很大程度上覺得我們是一個制造業企業,這個毋庸置疑。但同時,我覺得不應把一些要素孤立來看。從產品的設計到服務,我們要涵蓋整個價值鏈,這要求我們要靈活迅速、高效,并且提高生產力,三個要素都要實現。這是我對“中國制造2025”的基本理解,即要有一個完整的價值鏈。

記者問:“中國制造2025”跟德國的工業4.0本質和目的是一樣的,中國在哪一些方面有比較大的優勢?在數字化方面,中國哪一些行業可能是能夠領先于世界變革的潮流?

赫爾曼答:兩個概念沒有本質的區別,都要求要更加有效率,要提高生產力,要有靈活性,這個應該是“中國制造2025”和“工業4.0”的核心點。至于中國哪一些方面可以引領全球,我覺得中國首先有一個優勢,就是中國的規模:中國市場的規模,我們客戶的規模,中國行業的規模,這種規模優勢世界上其他國家確實是很難比擬的。

另外,中國制造業相當一部分的產能是中小企業所帶來的,而不是大規模的大型企業聯合體生產出來的。所以我覺得在中國的一些行業,比如像華為這樣的企業,他們可能已經進入了超大型企業的層面,在未來他們有很大的潛力。他們有可能有能力去提升中小企業,把他們變成大型的企業,變成大型的商業聯合體,雇傭更多的員工。所以在未來有各種各樣的可能,其實已經有一些大型的中國企業走向了世界,而且他們的規??涨?。我覺得未來要著重把一些中小企業做大做強,因為中小企業是價值鏈當中重要的參與者,他們不一定非得是總包商,也可能是分包商。

我們需要支持創新的環境,需要教育系統支持,需要有創新的思維模式

記者問:西門子在中國推進工業4.0的過程中,遇到哪些困難或者阻力,怎樣解決?

赫爾曼答:我想現在我覺得最大的困難就是耐心問題。因為現在有很多人對于工業4.0的理解有很多的誤解,認為可以把它像一個產品從貨架上拿下來這么簡單,實際上并不是那么簡單。這是一個工業的革命,是一個非常長的路徑,需要不斷的努力才能達到。我們回顧一下第一次工業革命,很多人工的工作開始慢慢的用一些蒸汽輪機來代替。第二次工業革命采用機器大規模的生產。第三次是自動化。第四次的工業革命就是實現物理和網絡的融合。任何一次革命都不是一夜之間完成的,這是一個很長的過程,是一個完整的系統。它不僅是把軟件運用在產品上,而是把整個的組織模式進行變革,要求擁有新的技巧和能力。整個的供應鏈都必須發生變化,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統的變革,會改變整個制造業,實現非常大的轉變。

所以說我覺得最大的一個障礙是我們的期待值非常高,但是在現實當中不能一下子實現。

比如說一個大規模生產的制造線,需要專門針對某一個公司或個人的需求進行生產,這是一個思維或者文化方面的轉變,是全面的思維方式的重置。所以我們不只是要制造很多的產品,而是要用最快、最有效的方式生產出最好的產品。

我認為最具有創新性的市場參與者是企業,政府應該支持和協助創新,并提供法律方面的保障。創新的循環必須是從企業層面開始。

記者問:您怎樣看待中國制造目前的真實水平?要完成所規劃的一些目標,中國制造將來的發力點在哪?

赫爾曼答:中國已經開始從低成本的制造業向高級制造業發展,更加注重質量、注重定制化。工業發展日新月異,我不知道將來的發展會是什么樣的,但我比較肯定的是大家都需要國際合作的過程。行業之間進行合作,國家之間進行合作,才能有更好更快的發展。

我覺得中國已經有很多的富有創新精神的新興公司出現,這些公司具有顛覆性的概念,擁有一批真正可以進行獨立創新的人。這種精神和人才群的出現這對于制造業的可持續發展是不可或缺的。而且我相信會不斷有一些新的行業進入現代化的制造業領域。很多傳統的行業發生了變化,比如,誰還在用普通的膠卷照相機呢?現在大家都用智能手機拍照。這會引起一個產業整個價值鏈的變化,而且將來會發生更大的變化。

最后,當然也是很重要的,要有分享知識的意愿?,F在大家都說我們不能分享,一分享就涉及到知識產權,都涉及數據的安全性,我覺得大家都應該逐漸把平臺開放起來,應該有分享精神。這樣的話我們的制造業會更快也更加有效率。當你把數據搜集起來,就立刻可以把它進行處理,然后得出一個很好的結論和決策來指導你的生產工作。

也就是說整個社會的思維方式都要轉變。西門子歷來是一個快速的行動者,過去我們在制造業積累了非常多的經驗,在工業自動化方面是全球領先的企業,這就是我們的優勢。我們建立了全球第一個數字工廠,這證明了我們這方面的能力,而且我們已經看到了中國的企業向這個方向轉型,他們已經在數字化企業的一些方面做的非常不了。而且在制造、軟件、系統等層面,不少企業已經有了數字化企業的雛形。

當然,未來還需要各種各樣的轉變和突破,這包括產業縱向和橫向的轉變。

記者問:前段時間,德國高鐵公司表示有計劃采購中國的高鐵,剛好中國中車上市了,中國的高鐵賣到德國,您怎樣看待這個事情的?西門子怎樣應對中國高鐵競爭?

赫爾曼答:這是德鐵的戰略部署,我不好評價。

在高鐵這方面中國已經是很多技術方面的領先者,德國也是這方面的領先者,我們也想保持住這樣的一個領先位置。

很多人經常會問到您怎么看待競爭,競爭在日常生活中無處不在,是很正常的現象。西門子成立167年間,面對了多種多樣的競爭。目前競爭環境已經發生了很大的變革,其中一大變化時競爭對手已經開始學會了在競爭中合作。所以在實現工業4.0的過程中,競爭對手之間的合作更多了,我覺得競爭是一件好事,在某種程度上可以驅動創新。

我們與中國多年以來在高鐵上有很好的合作。西門子信號有限公司是我們和中方于1995年組建的中德合資企業,我們通過合資企業把先進技術引入到中國來,在某種程度上也對中國高鐵發展做出了貢獻。

优青青国产视頻,亚洲三级片日本三级,国产精品亚洲欧美大片在线看,